2013年1月26日星期六

去瓜哥家聚餐(2013)

病了好几天,害得70同学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,生日都没好好地过。

不过周六去瓜哥家是1周前就安排好的,我觉得身体、精神也恢复得差不多了,还是可以去参加大餐的,于是按时前往。

我们先去的2in3同学。梁同学乔迁新居,非常漂亮的大豪宅,看得我和70羡慕得不得了。而且翠花同学非常会布置,装饰都非常协调,喜欢。

由于到梁同学家已经快12点了,我们就一起跑到旺角广场去吃中饭,吃的是北方风味的包点,很好吃,我特别喜欢吃那饼,一下子就吃撑了。看来今天就是成就我们这一群吃货的!

梁同学和翠花同学都是非常贴心的,梁同学一大早为70同学准备了双反禄莱相机,还有好几卷120的胶卷,借给70同学玩玩。70同学诚惶诚恐的,生怕用坏了别人的宝贝。
ss-IMG_3666

在梁同学积极引导我们的精神生活之极,翠花同学则全力为我们打造精致生活的典范——我们喝的茶真的精致啊,各式小巧的杯子,美丽的花纹,翠花同学分别泡制了两种不同的茶。只是可惜了这好茶,我连哪是哪都分辨不出来,只觉得清香扑鼻,于是喝完一杯又一杯,有点牛饮的感觉。。。 ^_^

由于有太多精致,以至于我都根本没想过要把这些精致给拍下来,一味傻呵呵地喝呀、吃啊,实在太可惜了。

3点左右,我们又转战另外一个战场——去瓜哥家potluck去了。

瓜哥家的生活真的越来越西化了,喝的是各式红酒、白葡萄酒,吃的是cheese和Oliver! 回望我和70的生活,真是有点土了哦!^_^

大家坐在一个充满阳光的角落里,品酒吃着各式零食,探讨着一切感兴趣的话题。现在看来,我还是不算低头一族,一下两位就有点接近了。
ss-IMG_3659

其实认识瓜哥、梁同学他们已经有些年头了,和他们在一起聊天的好处就是可以海阔天空,啥都可以聊,不单单是聊摄影,还可以聊生活、聊微博、聊书。。。各式各样的话题。男生和女生喜欢的东西是不一样的,所有有时候女生就聚一桌,男生聚一堆,聊个天昏地暗,十分开心。

时间过得飞快,一下子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。瓜哥给大家露了一手水煮青口,非常嫩,害得我吃撑了还继续不停地吃啊,吃啊,小肚肚都长多了两寸。真的很好吃呢!
ss-IMG_3664

吃完饭照例是喝茶时间,我们继续狂聊。聊着聊着,聊起以前的艰苦岁月,那里有我和70最艰难的时光,每每说起,我们就只有感恩,不断地感恩。,感谢现在所有的美好生活。

最好玩的是这一段: 大家都在聊谁是家里的出纳,谁是家里的会计。聊到瓜哥家的时候,瓜嫂说瓜哥是出纳;她是会计。后来每次去camera show,瓜哥为了表决心,不再乱买东西,决定不带钱去。结果回来的时候,又带回一堆宝贝,问他哪里来的钱,他说是问朋友借的!好嘛!原来还有这招,又学到东西了!!(完)

2013年1月21日星期一

说说加拿大的医疗制度

陆给我转发了一条微博,说大福利就是大忽悠,以加拿大医疗体制为例。

加拿大的政府医疗服务经常被知识分子夸赞,用来贬低美国更私人化的医疗体系,图洛克则提醒,人的行为要比言语更能说明问题:“加拿大几乎所有人口都居住在靠近美国边境上,结果就是只要负担得起,每个人都向南驱车50英里,到美国看医生。全文 http://t.cn/zjeljQ0

乍眼一看,我感情上根本受不了,觉得它说得很错。可是后来细想一下,却不能说它全错了。

先抛开不管那条微博的观点,我来说说我眼中的加拿大医疗制度。

首先说说谁是加拿大医疗制度的最大受益人。 不是有钱人,不是中产阶级!肯定不是年轻人! 不是病重的人!所以最大的受益人是穷人!是60岁以上的老人!是普通的的病人。

我曾经是个穷学生。有一次生病住院,做了个小手术,我很害怕,怕收到天价账单。我是穷学生,别说天价账单,普通医药费,我都必须小心应付。我很不好意思地和医生聊了这件事,医生对我说:“你不是有OHIP吗?!(我当时在Halifax住院)OHIP会cover你的账单的,如果你没有钱,你可以以后再和相关部门协商,我们是不会因为你付不起账单把你赶走的,你放心治疗就是了。” 当时真的是如沐春风啊!谁跟我说资本主义是我们的敌人我跟谁急!在中国,你少个钢板都别想溜,不是吗?!

还有几次看医生,看医生是OHIP cover的,这个我不担心。我担心的是药费。可是很多时候,医生都会问我有没有除了OHIP之外的medical insurance。当我是穷学生的时候,我是没有其他的insurance的,医生都会给我些免费的药,免除了我沉重的药费,有点侠医的味道。后来我工作了,有了公司的医疗保险,当医生问我的时候,我就老实说我有了医疗保险。这时候医生不会再给我免费药了,他们要把这些free sample给更需要它们的人!我支持!100%支持!

所以说,在加拿大的医疗体制下,穷人是最大的受益者。其实不止是医疗,低收入人群可以说是福利国家的最大受益者。

在加拿大,公营医院的服务轮候时间很长。 所以,病重的人,他们是很痛恨加拿大的医疗制度的。因为现在很多手术,在加拿大本国的轮候时间是半年到一年。你都病到快S了,还没轮到你,你就等着吧。所以我们现在都买重病保险,以防到时真的有重病时,可以拿着这笔钱去美国治疗。

小地方的轮候时间要短一点,但是小地方的设备又差一些、少一些。

像普通的X-RAY、ultrasound、抽血等这些服务,我们现在都不需要等很久。医院要差些,我试过做放射测试,排了2~3个月的队。

只要不是急需治疗,不是需要排长队的,加拿大的医疗制度还是不错的。听说现在加拿大的轮候时间已经有了改善,提前了2~3个月,已经非常不错了。

还有一个受益群体就是60岁以上的老人,他们的prescription很多都是免费的,但是就像我前面说的,只要不是急需治疗,这里还是很好的。但是长期护理院听说要排2~3年的队,这就很惨了。

其实在我看来,加拿大医疗制度是个很臃肿、效率不高的制度。

看看我们在ER等候治疗的时间一般是4~10小时。我是很怕去ER的。在加拿大去ER,每次都等上5~8个小时。不是辛苦到不行我都不会去ER,还要等上这么久,通常都是等到那个时候,我就已经没那么痛苦了。这是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。

另一个为人诟病的是ORANGE服务,也就是飞行医疗服务队,他们花钱如流水,高层收入列入阳光名单之列,但是又说不清楚他们到底提供了什么服务。

还有另外一个冤大头是电子医疗系统,花钱无数,却好几年都没有出成绩,钱都扔到咸水海了!

但是加拿大还是有很多很好的医院,像多伦多病童医院(Toronto Sick Kids Hospital ),无论是设施、医术都是享誉世界的。可是不能不提它的高层,也是天价收入啊!!

不过加拿大政府每年都会补贴医院,但是这些补贴都是不足够的,剩余部份就靠各位善丈人翁了。我和70因为不喜欢这些高层拿如此高的薪酬,所以我们都不会向这些医院捐款的。我们的捐款都是去food bank。 70最喜欢Mississauga Food Band,说他们的management fee是非常efficient的。所以近两年,我们都是捐给Mississauga Food Band。

扯远了。还是说回加拿大医疗制度。它的结症是budget分配的不公,还有就是招揽不到医务人员。

很多医生都不愿意在加拿大执业,因为拥有行医执照,在美国会赚得更多。现在加拿大政府实行一些优惠政策,希望挽留医务人员留在加拿大执业,听说有些成效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还有一个值得称赞的是:加拿大每年流感流行的季节都会免费让国民接种疫苗,这也是加拿大医疗制度的优胜之处。

要人没人,要钱没钱。你说这样的医疗制度怎么会好、有效!但是就制度本身,起码加拿大人不用像美国人那样担心医疗,这还是它很不错的地方。当然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,平常缴税,又不用怎么使用医疗,我们却是承受庞大医疗费用的中坚分子!

加拿大医疗制度,还是有很漫长、很艰辛的路要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