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11月28日星期二

Hi, Rommiesssssssss

在加拿大生活多年, 囤积得最多的就是roommate了, 各式各样的都有,回想起来都十分有趣.看到一个当年"毅然回国,报效祖国"的sam哥在我的comment上的留言, 往日的时光像电影回放一般清晰地浮现眼前.

回想起当年几个朋友躲在昏暗的地下室, 各自为自己的目标不停奋斗, 心还是挺暖的. 可不是吗, sam哥在风雪交加的夜晚穿着名贵笔挺的西服参加一个accounting专业人士的ball (对不起sam哥,我真的不记得那是xxxx聚会了), 也记得susana得到很不错的gmat成绩, 至于dengning, 努力地去college进修, 并且在各式人群中寻找着属于他的"小资风流倜傥党".

这样一群人, 不时聚在小客厅里, 调侃时事, 畅谈理想, 当然还有我们乐此不疲的游戏, commandos, speed,该死,还忘了dn最不擅长的uno! LOL. 是啊,玩commandos, dn死活不肯做间谍,一定要拿着机关枪扫射; sam和我拿着诱捕器四处匍匐, 记得有一关我死活过不去, 还是sam哥替我的贝蕾帽过关的; 当然很经典的还有henry的speed, 这么多人玩speed, 只有他引得警察用直升飞机在天空死命放飞弹...

也许再也不会在这么寒冷的冬季, 为了在吃火锅的时候能喝上一杯啤酒而来回走上1个小时, 真执着啊, 我还记得当时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 很笨重很笨重地紧紧跟随大家的步伐... what a crazy day.

真好,现在回头望以前足迹, 我仍然能够笑着面对. 祝所有"加灿农庄"的农民都好, 寻梦成功.
发表评论